Samantha

你我都是瘾君子 因为软弱且无处可逃

一个新的体会

以前身处一段关系的时候,时常会有一种无力感,无法对自己所做的决定产生认同,并且认为自己的行为不会对既定结果产生任何影响,所以常常用不作为来消极面对或是抵抗。比如无法表达愤怒,就选择回避或是用冷战来解决问题。不会拒绝,就主动或是被动地,接受别人把需求任意安插在我的时间轴里。无法作出决定,于是常常寻求帮助,导致我的生活里到处都是可以替我做决定的人。

现在看来,当我习惯性的把决定权交给别人时,当我无法有意识的且自愿的作出决定时,我大概也在逃避随之而来的责任。

当我寻求他人帮助我作出决定时,我其实也把对方架在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处境,尤其是当结果失利时,对方也可能会为此产生愧疚心理。

所以作为局内人,应该减少依附心理,减少对方对我们的选择可能产生的影响,把最终的决定权拉回我们自己身边,因为别人不可能也不应该为我们的选择承担责任。作为局外人,我们能做的大概最多是分析、引导和给出建议,分析状况,引导对方追溯自己内心的真实需求,如果对方摇摆不定,我们可以给出建议,鼓励尝试,但同时也要最大程度的尊重对方意愿,更不要因为对方做了和你意见相反的决定就感到气愤或是不重视,对于别人的决定你不应该有强烈的参与感,不要把双方拽入一个依赖共存的漩涡。

所以我也在努力做一个,不对他人从大到小的决定产生太多影响,并且不让他人对我的选择产生影响的人。虽然影响是不可避免的,但还是要看最终的决定,是否在大的层面遵从了自己和对方的主观意愿。

说了这么多,无非还是因为读了ky近期的一篇文章有感,刚好自己也身处这样一个从依赖到独立转折的阶段。

把握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分寸,建立清晰、坚定的边界,它让我们在获取双方尊重的同时,也在走向"自我认同"和"自我保护"。它让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多一些明确的界限,少一些猜测和不确定,多一些独立性,少一些过度依赖和索取,这样的关系才更健康也更轻盈些。 

而现在,大概因为少了一个可以依赖的人,或者是少了,一个可以帮我作决定的人,生活状态从一开始的严重失衡,到现在好像有了那么一点点掌控感。这种体会像是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虽然没有了依靠还时不时会跌倒,但是每一步踩下去,都因为能感受到自身重量的真实感,而分外惊奇和喜悦。

Allow me to slowly take my wind back. 

评论
热度 ( 4 )
  1. 我的名字叫做安Samantha 转载了此文字
    时间让我慢慢认识自己

© Samant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