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ntha

你我都是瘾君子 因为软弱且无处可逃

前两天 被喜欢的男孩子邀请去吃了饭。

跟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就被深深吸引
只是两个人一直因为身份不自由的原因保持距离
所以这大概也是我这次分手没有太难过的原因

一个是对前任彻底失望
一个是对眼前这个男孩子的欢喜

多说一句
我真的觉得分开就安安静静分开
不要再作出那些幺蛾子
一边坏事做尽(加了我所有好友 说我坏话 诋毁甚至中伤我) 一边在我这里规劝我回头(以为我不知道他的行径) 一边在朋友圈里扮演痴情伤心男孩 一边跟他朋友吐槽两年以来对于我的各种不满。
真的 太他妈恶心了
让我对这个人充满了厌恶。
把本来还有的那么一点点感情都毫不留情得全部撕碎了。

回到正题
跟175(哈哈就用他的身高来代替他吧)吃过饭
我们在车上
我知道他一会儿去上自习
我琢磨了很久
终于按耐不住问道
"你说我要不要一会儿陪你去自习?"
他笑着说"别别别 你可别想给我下套 你要自己决定"
我一时没忍住说了句 "哇你怎么这么讨厌"
他就一直在笑
于是我就直接说 "那我一会儿去陪你自习吧"
他说 "好嘞"
就这样。
他送我到家门口 我飞快的上楼去拿了东西 然后我们一起出发去他家里 给他在上自习的室友小妹妹拿了很多吃的 就去学校了。

我们一直学到晚上三点。
期间 室友小妹妹(她叫Alice 以后就叫她A吧)拿出了一小包封装的小栗子取出一颗问他吃不吃
他愣了愣 说不吃
A说"你就是懒的剥"
于是顺手拿了一个给我
我剥完 顺手给了坐在我右前方的他。
我再回过头的时候 余光看到了A侧头看我们的小脑袋。

我也不知道这听起来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甜吗?只有深陷暧昧或者恋爱关系当中的人儿才会觉得甜吧 如果只有一方喜欢 另一方迟迟未进入角色 不知道还是不是一个带着甜味儿的故事。
因为 从他送我到家 到第二天我们就再没联系过了。

我之所以后来跑去联系他
一个是出于想念
再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理由就是去提醒他
不要加我前任。
跟他说了我前任近期的各种疯狗行为和无脑表演(拉着他室友扮演了一出他来我家找我的举动 太搞笑了 前文有写到 如果真的有人在看的话)
他就说知道啦 不会加的
问我要不要去他家睡(当然是跟他的两个室友小妹妹)
他说 "A说你可以跟她睡"
我说 "A说的还是你说的哦"
他说 "她说的"
强撩失败。
一次又一次的。

于是我们说完以后过了几个小时他发来
"How is it going"
我说 "应该没事 很安静" 之后我们又随便聊了两句
就互道晚安了。

其实我已经可以感受到他要对我凉了
所以我也不敢太过用力
怕适得其反。
是啊 这才是真的我 小心翼翼试探 却又不敢真的迈出一步 我是真的要等到对方有表示 我才敢伸手的那种。

昨晚我在他家写作业写到很晚
我们(很多人)都在客厅的桌子上学习
期间 小妹妹A举着电脑悻悻跑来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开始跟他男朋友视频聊天 手舞足蹈一脸满足 过了一会儿 他突然站起身说"我去房间学一会儿" A笑着说"拜拜"
过了一下下 另一个小妹妹 (她名飏 就叫她Y吧) 突然坐在了我旁边刚才他坐的位置上。
把她的手机放到我书旁边 画面显示她和175的聊天记录
175发来
"你先陪一下Vera(哈哈没错就是我啦) 我进去她可能会..."
她说 "好 知道啦"
我突然就觉得好甜。

紧接着 他又给我发来
"实在无法集中注意力 等A视频完我出去 你好好学习喔"
我说 "我知道 好喔 你也是"

过了一会儿小妹妹Y说
我们出去走走吧 我觉得吃的好撑
于是大半夜的我们就在院子里来来回回的走着
一出门 她就拿出了手机 给我看她和175后来的对话

她说 "Vera在真好"
他说 "Vera是很好呀"
Y调皮的说 "她会成为我未来嫂子么"
他说 "我现在只想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表达了最近很多事 分身乏术的感觉。

我大概就明白了
不过也并不觉得非常意外
可以说是 情理之中了
因为我已经 感受到了。

失落还是有的
只是 应该不会再那么明显的去强撩了。
那太膈应人了
我想 之后我只会 积极的回应不带撩不会主动去问他
等到他需要我的时候再来找我吧
即使是作为一种慰藉
我也觉得很好啦。

早安

评论 ( 3 )
热度 ( 1 )

© Samant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