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ntha

你我都是瘾君子 因为软弱且无处可逃

一篇发在了朋友圈的文字

最近都在忙着生活,写作的欲望直线降低,生活虽然过的乱七八糟却也惊险有趣。三周的时间,上床大概是我和床(家)发生的唯一关系,每天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关灯入睡,一觉醒来恨不得从床上蹦起来开始新的一天。不是因为这一天有什么值得期待,而是生活本身,因为个体对于自我认知的改变,让我从生活中看到了不同的乐趣。也可能我本身是个擅于从生活中发现乐趣的人,或许是我乐于制造乐趣(多动症患者了解一下),所以不管是跟朋友在一起还是一个人的时候,我都很少会觉得无聊,这大概也是你们喜欢跟我待在一起的原因吧(敦实憨厚的笑脸),最近越来越觉得,快乐才是产生联结的无限动力,悲伤虽然更深刻,却不见得长久。

那天跟朋友交谈,他说,其实很多事情我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做了,只是我的意识还没跟上行为的步伐,所以有一些思想其实已经在生根发芽,是我自己主观性的选择了回避或者忽视。他话音刚落,有一个场景便像电影倒带似的映入脑海。我想起不久前跟一个朋友在外面吃饭,当时我们在讨论一些国内比较敏感的话题,恰巧身边朋友不幸受到影响,我情绪难免有些激动。如果讨论观点相左,求同存异我并非不能接受。只是彼时他观点极端偏颇,语气态度带有明显的戾气,言辞间也带有对女性的偏见和敌意,我一时难掩愤怒之情,一气之下扔掉碗筷,离开了餐厅。后来跟一向强势的朋友谈起此事,她说我太勇敢,她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我笑着说大概无知者无畏吧(内心OS: 可把我厉害坏了)。

认识我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我这人没什么特别就是脾气特别好,可爱自然不用多说,友善宽容是我的一大人格特质。之前有个朋友说和我待在一起有治愈的感觉,我开心的笑起来,她说“对!就是这样,你看你,肉乎乎的脸蛋和笑眯眯的眼睛,多好看!”一时间,我感受到了自己僵在空气中的嘴角和来自右手紧握的力量...但是我是个宽容的人,所以我把拳头藏在了身后没让她看到,并且保持着八颗牙齿的礼貌微笑。

总之从小到大很少有会让我非常生气的事情,从自我认知的角度出发(如果我对自己没什么误解的话),我可以理解和接受很多人无法理解或者接受的事情,万事万物我都很少抱有偏见,更多的是对未知的好奇和探索。个体的观点行为以及导致其观点行为产生的theory和背后的philosophy,才是我不断发问的兴趣来源。

所以很多观念和行为大概不是一蹴而成的,是我一直在冲破世俗观念捆绑在我身上的枷锁,以及与各种性别偏见碰撞的结果,不到头破血流不到万念俱灰大概也难以获得重生。只是我还是我,还是那个终其一生都在试图冲破人性枷锁的我,所幸现在解开了一些(最近能明显感受到一股由内而外的通透感,也在不能更柔软的性格成分里添加了一点坚硬),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捆上新的,但是谁知道呢,现在的我只想做一个眼光清澈温柔洒脱的 fighter and fight like a girl. 

评论
热度 ( 5 )

© Samantha | Powered by LOFTER